观《人生不能重来》有感


发表时间:2015-12-28 来源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观《人生不能重》有感

麓山国际实验学校  吴湘凤

有幸,作为非党员,在某个口痛兼腹痛的下午,乘车前往大剧院接受心灵的洗礼。

字写错了可以擦掉重写,画画错了可以撕掉重画,惟有人生之路,走错了就没有归途。副市长郑煜辉落马,一个原本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家庭分崩离析:老母丧失天伦之乐;幼女无母可怙无父可恃;将近花甲的女人上慰老母下育弱孙,除了面对丈夫贪污的事实还得承受邻居就丈夫外遇的指指点点;刚刚回国的青春美少女无人接机,哥嫂失联甚至“惨死”,年幼的侄女哭闹着要爷爷要爸妈,妈妈精神濒临崩溃亟需安慰,奶奶病倒直至离世,相恋多年的男人家长不想与贪官做亲家故而反对两人婚事。整部电影未从正面讲述副市长是如何一步步沦落踏入犯罪深渊的,只从侧面展现了被双规后家人生活被搅得一团混乱的状态,更易引起观众深思。电影无处不让人感悟到腐败带来的打击和灾难是巨大的、致命的,腐败的代价是高昂的、沉重的。这种极具人情味的“软化”教诲,比起那些直来直去不善转弯的“硬性”说教,平添了诸多的“润物细无声”的委婉效果,对于一些人已经和正在进行的腐败似乎更有极大的惊醒效用。

      古谚说:“从善如登,从恶如崩。”意思是:追随善如同登峰,很艰难;追随恶如同雪崩,很容易。

从善难,并非难在存善念,而是难在有善举;并非难在偶尔行善,而是难在持之以恒。行善犹如攀登陡峭如劈、高耸入云的巅峰,若想到顶,你就得具备澎湃不息的心劲,一旦你意兴阑珊,驻足休憩,山下的种种“好处”就会使你举步踌躇。要将行善由偶尔为之变成终身习惯,要将登高由情绪冲动变成目标管理,这绝对不是短时期的修炼工夫可以奏效的。

从恶易,乃是因为世间的奢侈享受花样繁多,常人的意志力普遍薄弱。魔鬼手中从来不缺一试即灵的诱饵:重金、丽色、浮名、实权、华服、靓车、别墅等等。如果说从善难如登高,那么从恶则易如蹦极,纵然是万丈深谷,只须闭眼咬牙,斗胆一跃,转瞬数秒即可探身谷底,粉身碎骨的可能性究竟会有多大?这个答案倒是相当浅显,中智者即能获得满分,然而上智者常常死无葬身之地。这是为何?从恶危如累卵,但它玩的是精神刺激、欲望膨胀和心理侥幸。这就使上智者执迷不悟,甚至着魔不已。

看完电影,我再次告诫自己一定要谨存善心,乐贫淡欲,看淡名利,看淡金钱,量力消费,一家大小健康快乐就是最大的幸福。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