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国研学旅行|罗斯的“中国家”

 发表时间:2017-01-05 作者:钟武伟来源:



钟武伟

    凯特林镇位于英国北安普敦郡北部,距伦敦一个小时左右的高速车程,是我们学校这次到英国游学的寄居地。与凯特林镇的其他家庭一样,罗斯家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房子,红墙、灰瓦、尖顶,共三层,屋后有一个种植花果蔬菜的小花园。在国内,这可算得上是市郊的乡村别墅了。罗斯是家里的女主人。丈夫安多尼先生,五十多岁,上班一族。两个儿子都已二十多岁,在外地工作。

    我们寄居在罗斯家,三位带队老师外加四位初中男生,共七人。罗斯早已安排好了,她将整栋楼一分为二,右边三层全交个我们,老师每人一个单间,学生两人一间。每层楼都配有厕所和浴室,非常方便舒适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“吃饭喽,吃饭喽!……”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罗斯家吃晚饭时,罗斯招呼我们的情景。我们惊讶于罗斯居然能讲汉语。更惊讶于发出“咚!咚!咚!”声的是一个中国传统乐器——小铜锣,就摆放在二楼餐厅旁走廊的桌子上。罗斯敲打铜锣很熟练,轻重急缓的节奏符合中国标准。

    更出乎我们意料的是,餐桌上摆了一大盆米饭!这是罗斯用他们做西餐的锅子专为我们做的。菜除水煮西蓝花、油炸薯条外,还有下午从自家园子摘的扁豆,也是油炸的。当然还有烤面包片、牛排、果酱等英国人常吃的食物。我们则拿出了从国内带来的袋装辣椒与榨菜。桌上除了摆放刀叉餐具,还有一束竹筷供我们使用。罗斯突然想起什么,她站起来从冰箱里变戏法似地拿出半瓶“老干妈”来。哇!这里居然还有“老干妈”!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辣椒食品。男生们更加肆无忌惮,吃相丑态毕露。罗斯乐呵呵地看着我们,左手微撑着脸,一字一顿地说:“听到你们吃饭咕噜咕噜的声音,就像听到美丽的音乐。”在英国,用餐发出咽吞声是不礼貌的行为,可罗斯认为这是对她中国厨艺的最高赞赏。

    饭后,我们向罗斯与安东尼先生赠送了带来的中国礼物:湘绣、纸扇、竹筷、瓷器等。Good! Very Good!”“很漂亮!”他们每收其一个礼物都赞不绝口。我送了一幅书法作品给他们,内容是一首以岳麓书院为题材的七言绝句。诗歌由我创作,撰写者是我校青年书画家彭成龙先生。同行的英语老师陈馗睽将作品的内容翻译介绍给他们,安东尼夫妇久久扬起大拇指,对岳麓书院的悠久历史与厚重文化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安东尼先生将我赠送的那幅作品装裱好了,挂在客厅的正中间位置,装裱的水准不亚于国内。罗斯家里的客厅、卧室、走廊的墙上挂了很多中国书画作品,桌上摆放着陶瓷、镜子、铜锣等中国小物品,厨房里有中国地道的竹筷、碗碟,以及大米、辣椒等。这些东西有的是寄居在他家的中国朋友赠送的,还有的是自己在大超市或伦敦唐人街买的。

    三年前,一位中国江西萍乡的游客住在罗斯家,小儿子西蒙这年刚好二十岁,正在读大学。听这位中国朋友说起江西萍乡急需英语外教,他于是以志愿者的身份欣然前往,担任一所农村中学的英语教师。八个月的志愿活动结束后,西蒙爱上了美丽的中国,于是选择了留下。西蒙现在在河北省廊坊的一所中学担任英语教师,还找了一位中国姑娘做女朋友。

    我们住在罗斯家,给她增添了很多麻烦。本来说好了早餐由我们自己负责,但罗斯几乎每天六点就起床给我们做早餐,一个小时后准时敲响铜锣。我们的午餐她也用袋子准备好了,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走廊的桌子上,里面有三明治、水果、果汁等。吃完早餐我们带着这些午餐出门,组织学生在外上课、游览。晚上回家后罗斯又为我们准备了好了晚餐。晚餐后,她总是饶有兴趣地询问我们在英国的经历与感受,我们也很乐意地向她汇报。

    安东尼常常邀请我们一起打乒乓球。地点就在他家一楼的客厅里,球桌、球拍与球完全符合中国标准。安东尼身材微胖,但动作灵活,发球和抽球的技术都很好,我们很难赢他。来寄居的中国朋友几乎都会打乒乓球,中英乒乓交流是罗斯家延续了十多年的活动。周末,安东尼与罗斯带着我们一起去凯特林公园做烧烤,划船。

    推开一楼后门是罗斯家的小花园,红、白、浅蓝等各色花朵正盛开着;苹果、桃子青红色,已经半熟;还有洋葱、扁豆等蔬菜长得正好。园里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欧洲花卉、果树与蔬菜。英格兰属温带海洋性气候,雨水充足,气候温暖,土地肥沃,是植物生长的乐园。加之安东尼夫妇勤于打理这个小园子,园里一年四季花果飘香。寄居在这里的中国客人可以自由出进园子。

    一晃十多天,我们的游学快结束了。离别的头天下午,我们在罗斯家门前与她拍了一些合影。罗斯拉着我走进二楼客厅,站在我赠送的那幅书法作品前,拿出她的手机交给带队的另外一位老师,要与我拍张合影,并一定要将书法作品拍进去。当晚,我写了两首诗送给罗斯,一首题为《雨后初霁》,是写凯特林风景的:红墙红瓦荫古木,篱笆小院花满路。天蓝日暖骤雨歇,呼儿驱犬踏青去。一首题为《赠罗斯》,专门写罗斯家的:铜锣瓷器汉书画,竹筷米饭老干妈。万里游学不思归,花果满园中国家。我没带毛笔和宣纸,幸好带了几张硬笔书法专用纸张,扇形的,比较美观。我于是用普通的黑色中性笔将两首诗写在专用纸上送给她。听了陈馗睽老师对诗作内容的介绍后,罗斯高兴地说:这是她得到的最好的中国礼物。

    离别那天,罗斯开车将我们送到集合地点。上车前她跟我们每个人来了个深深的英式拥抱,并一直站在原地目送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回国后的第三天,罗斯给我发来微信。除了深深的祝福,还有几张照片,一张是我们与她的合影。罗斯红光满面,笑得很灿烂,闪闪的银发与微胖的身材分外显眼。一张是我与她在客厅书法作品前的合影。还有一张是我临别前送给她的那两首短诗。原来她已用镜框将两首诗装裱好了,就挂在我曾住的卧室里。

(本文作于2016年8月,发表于《年轻人》2017年第2期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copyright©1998-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
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
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