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麓山!美好记忆如古樟长青,留恋我曾是麓山家长


发表时间:2020-09-01 作者:钟武伟来源:

点击麓山官微,有时恍惚、魔幻。

我们家的少年航,2017年考入麓山高中部。“延期不误芳华季,答卷常怀赤子心近两个月前,经过这副通俗简洁、意蕴深厚、富有年代特点的对联跨入校门,航完成了高考。随后,我们全家搬离望月湖陪读房,生活列车脱离高中轨道,延伸新的方向。航在QQ上已将大学学长搜加为好友,请教床铺的长度是否容得下自己。我们则和他一样,期待录取通知书的到来,据说因为设计独特,它还上了热搜。

但麓山的官微,如有磁力,仍引领我习惯性地点击。“高一新生招生公告发布”,“高一新生入学须知”,“高一军训动员大会举行”,“消防演练、跑操、拔河……且看麓山军训style”,“新学期来了,麓山人的开学第一课干货满满”……每一次点击,如时空穿越,把我的记忆带回三年前的夏季。

推文中的入学进展,何其熟悉?就像图片里青涩而阳光的新生们一样,三年前,中考大战后的航,也有幸出现在麓山录取的名单上;军训时瘦弱的胸膛,也挺得像括号那样;每天晚上,排队等候在宿舍楼的磁卡电话机旁,也给妈妈打一个短促、暖心的电话;军训结束回家时,脸也黑得像非洲人一样。

这些推文里的情景,又何其陌生?这一个个穿着前印校徽的蓝色短袖校服,或叫喊奔跑、或笔直站列、或胀红脸拔河的同学们,你们是谁,叫什么名字,来自哪一所初中,编到哪一班,将经历怎样的高中,留下什么样的故事?

恍惚中,我好像在文字、图片和视频中的新生里,看到了航和他的同学们。只是,他的身影像一条滑溜的泥鳅,像一道迅疾的虹影,倏忽在奔跑的新生中穿过,消失得干干净净,让我心头,不免涌起一丝惆怅。

这菁菁的校园,如铁打的营盘。那一拨拨学生,则像流水的兵,从四面汇聚,报到、求学、毕业,然后四散奔流。那执着固守的呵,唯有校园里刺向苍穹的铁雕,教室里洁白的灯光,下课时清脆的铃声,还有那坚守在讲台,青丝终泛白的老师,以及冠盖如巨伞,挺立在校园的百年古樟。

白驹过隙,物是人非,幸好,美好的记忆不会四散,不会落花流水春去也。身为麓山家长,未毕业前,对麓山的印象是一片片叶、一朵朵花,而当我们跟着航一起别离后,由于可以远观,对麓山的回想,已凝结成一树繁花。如操场边的古樟,伫立在心中,散发着清香,四季长青。

如果麓山记忆如古樟,那么,麓山G2017级年级组,就是古樟的树干吧。身为家长,我能和刘智、叶修刚两位年级组“头儿”间接接触的机会,局限于一个学期两次的年级家长会。时间都是在周末,地点一般在初中部的五楼会议室,往往是年级组长刘智谈管理,年级组叶修刚主任分析考试成绩,高中学生处主任肖伟讲家长与孩子相处之道,最后由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总结点评。向雄海副校长调离后,接棒的是胡勇辉副校长。他们都不认识我,因为家长会受教,我对他们心怀谢意与亲切。

从高一到高三,1000多个日子,“智修组合”一直陪伴,同进共退。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改变了世界,也给本届高三毕业备考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。保证全年级的网课质量,成了他们操持的大事。高考前夕的一次网络家长会上,我在外地的屏幕上,看到他们镇定中透出一分憔悴,黑瘦了又如打了鸡血般振奋的脸容,既心痛、又感动。

“高一是个坎,高二是个坡,高三是个峰。”这句形象直白的话,就来自家长会。麓山的年级家长会每次都准备充分,指导及时。还时常请优秀的家长代表发言。有一次是陈同学的妈妈,她讲自己和丈夫在孩子面前,尽量远离手机,打开书本,营造读书的氛围。“哪怕装,也要装着读书。”这样的理念和实操,真让我钦佩了。陈同学是航同在模联的“社员”,一起去广州参加过模联的实践活动。理工男却嗜读文史,这次高考成为翘楚。

对家长会,在离开湖南工作之前,如果有空,我必定参加。三年来,我和航妈交替记录,一个大本记得满满的。每次回家,利用航就餐之机“传达”分享,他总是听得专注。见过很多发狠、让我叹息佩服的家长。有一次,一个头发花白老奶奶,坐在我旁边,拿出小笔记本,努力地听、记。还有一个中年父亲,是拄着拐杖,在缓慢的撞击声中,一步一步从一楼爬到五楼会议室。他们家里的孩子,如果看到、懂得这一幕,会否更加珍惜时光、更加努力学习呢?

如果记忆是长青的古樟,那么班级的任课老师们,就是向上四出伸开、托举叶子的树枝了。高一就读G1710、高二高三就读G1713班的老师们,忘不了你们对航的教诲。高考前一天,资深的历史科彭志琼老师、也是历史科目组长,在微信群里发了《2020届高三最后一课》ppt。传授“锦囊妙计”后,结尾红字体大书:“三年苦读磨一剑,气定神闲战犹酣,势如破竹捣黄龙,千帆竞发齐凯旋!”家长们被师者的苦心和祝福感动了,我写下一行留言“彭妈妈,谢谢你”。

航上高三的关键一年,我去外省,缺失关键时期的陪伴,麓山勤勉负责的师风、有条不紊的管理,使我减少了对航学习的后顾之忧。从高三班主任高海波老师发在家长微信群里的照片,可以看到数学老师刘子泉,经常坐在走廊边的课桌旁,就着黄色灯光为学生答疑;英语老师吴莹,也是高三英语科目组长,站在教室门口察看学生学习,不怒而威的样子,让家长肃然起敬。

政治老师刘海阔,每次我通过微信了解航的情况,总能得到篇幅超过几倍的解答。从高考当天的视频里看到,青春盛装的语文老师李冬平,站在考点大门前,与走入考场的全班同学,一一拥抱、叮嘱、加油。

记得高二刚接手班主任时,海波老师让每一个同学在小卡片上写下自己的爱好与理想。高二刚结束,策划全班每位同学和家长为一组,有奖冲刺岳麓山。那次我和航的上衣全部被汗印湿了,进入前10名,航在相机前拿着“大吉大利”字样奖励红包,开心地亮出“v”字手势。

开展班级辩论会、分科目推出辅导团……把这一班各有想法、正处于叛逆期的高中生带到毕业,顺利收关,富于“网红”气质的海波老师用尽各种招数。伴随两年探索实践,他开设的教育公号“海波农场”刊发原创文章超过100篇,为全班留下了一串完整的足迹,也为中学教育留下了系列独到的思考。

和很多学校不一样,麓山即使到高考前夜,高三同学正常在校复习,这真正是“战斗到最后一刻”了,让我意外、钦佩。这样辛苦了学校、老师,却有利于同学们保持正常的学习状态和放松的心态,迎接高考这场人生大战。齐心协力,老师们和家长们的目标高度一致——我们的孩子,何尝不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?这里的“别人”,正就是这些辛勤教育学生的老师呵。

航和他的同学,如同麓山古樟上一片片青翠的树叶了。在长沙的高中当中,麓山很低调,如古樟的香味淡清,这种气质也熏陶了麓山的学生,内敛朴实。作为一名家长,我深深地感谢麓山,麓山三年带给航的,绝不仅仅是一张通向远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。它们还包括社团里的交流,田径场上的跳跃,合唱比赛时的投入,辩论赛中的探讨,毕业纪录片编导时的切磋;包括茁壮成长的身材,不断提升的学习能力,一次次的失败、一次次的爬起;包括并肩学习的同窗谊,美好温暖的师生情……

    点开麓山官微的新生推文,我发现一个个熟悉的身影。一排加油怒吼的同学前面,身材高瘦的他高举双手,紧盯着绷直的拔河绳子,肢体因全神贯注而夸张。他不就是高三年级组长刘智吗?莫不是,花了三年时间送走高三同学,还没缓过神来,也不歇一歇,又重新轮回投入高一年级组长的工作中?

我还在图片中看到高中学生处的肖伟主任,站在2020级高一军训动员大会上,而就在不久前,他主持了航同学这一届的高中毕业典礼。转眼间,三年前,为航和同学们作《收获,在每一个砥砺奋进的季节》开学典礼讲话的邓智刚校长,如今作送别的毕业讲话了。他希望所有同学能够克服困难,成为一个真正的麓山人:“同学们:分别千言万语,前行万水千山。麓山是你们求学一方的驿站,更是你们梦牵神绕的家园,这里留有你们青春最明媚的记忆,还有永远关爱牵挂你们的师长。”

师长们必定会牵挂毕业生,但教书育人的职责,又使他们要把精力迅速切换到新同学身上。古樟树的青叶多么茂密,如果一片叶子是一个同学,那么一级一级有多少同学,需要从根、从树干、树枝上吸取养分呵。麓山是长沙在校人数规模最大的公办学校。在航毕业之际,我已领教了麓山马不停蹄的节奏。高考结束不到1小时,学校就闪电般举行了毕业典礼。当晚,当高三毕业生最后一次走出校门,一群群高二学生捧着书本走进校园,投入高中毕业会考的复习中。

炎热的长沙夏日,校园里的古樟下跑过新鲜的面孔,而品味过它的清芳、沐浴过它的浓荫——航和他的2017级同学,已告别麓山,将怀揣录取通知奔赴四面八方求学。大学还有很多考验,未来还有种种挑战,而航诸多方面的心智,还需要足够的淬练。真心希望他在面对困难时,既从前行的路上吸取养分、力量,也能够从麓山回望中,感悟温暖,获得启迪。

湘水滔滔流,岳麓青又青……在麓山的怀抱里长大,像那向上的青松;在麓山的怀抱里长大,像那展翅的雄鹰”骊歌悠扬,挥手再见。已是原麓山家长的我,思绪还时时留在望月湖,麓山官微也让我看得恍惚、魔幻。

多情应笑,家长如我,追寻什么,留恋什么?

——一名麓山2020届高中毕业生家长的感言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